什锦莲

一个脑洞园丁几个被送去给红蝶试技能,当求生者被淘汰时就可以回到原来的地方,而红蝶还得继续留下来改造。
不管红蝶多久出来,我已经做好被锤爆的准备了

佣兵今天也不想溜鬼

小学文笔,一个玩烂的梗
   当玻璃碎掉的声音响起奈布一睁眼,看着四周颠倒不齐的消毒柜就知道这次的地点是医院,像往常准备溜鬼的他发现今天的监管者并不是杰克,心中不免有些失落,算了,不管是谁他都一样溜,他才不说他的失落是因为杰克当监管者时会放水。
    摇摇头奈布便去寻找监管者的踪影,而我们的杰克先生此时对着屏幕发呆,对,今天的杰克做为观众正在休假。
    看着屏幕中失落的奈布他的心忽的一痛,没办法,每个监管者都会有休息的时候而今日好死不死却是杰克,不过见奈布很快振作继往常的溜人,杰克算是松了口气。
     这次的监管者是有着女儿控的里奥,奈布并不把他放在眼里,翻窗,拉板,动作行云流水,可把跟在他身后的老父亲累坏了,为了让前面的佣兵受点教训,里奥不顾杰克之前的威胁在医院对面小破屋的无敌窗口前分别放了两个傀儡。
    本以为奈布会成笼中鸟,却不想奈布从窗口跳出拆起他的儿子来,奈布:比头铁是吧,你这儿子怕不是没被拆过哦!
    里奥:md,等劳资逮着你,一定要拿小鲨鱼锤爆你!杰克?他是谁?没听说过。
    就在里奥默默想着如何把奈布送上天的时候,奈布突然放弃治疗般的瘫在了地上,这可把里奥吓坏了同时也吓坏了看戏看得正起劲的杰克。
    杰克:咋回事儿啊?媳妇儿拆儿子拆着就瘫了,昨晚我很温柔的啊!
    见屏幕里不知所措的里奥,杰克冷漠的给庄园主打了电话。
    庄园主:“你想参加游戏?凭什么?”
    杰克:“你要不同意,以后奈布的娇喘录音你都别想听了!”(没想到你是这样卖媳妇儿的杰克)
    那边的电话突然挂掉,杰克立即置身在医院中,心中嘲笑了一下杰克便前往奈布瘫倒的地方,虽然不知道奈布瘫倒的原因但游戏还是被迫终止临走时杰克还不忘甩给里奥一个眼刀。
   里奥:喵喵喵?
   第二天,奈布还是参加了游戏,至于为什么杰克没阻拦,那是因为这次的监管者是杰克,而且其他三位求生者是最为了解他们的腐女三闺蜜,很安全。
   杰克:今天应该不会像昨天那样了吧!为什么不告诉我原因呢?奈布。
   犹豫了一会儿杰克就去寻找奈布了,奈布还是如昨日般溜人,不知溜了多久,跟在奈布身后的杰克突然调皮了起来,他用自己的爪子轻轻挠了奈布一下却不想奈布直接被挠在了地上,一个厄运震慑。
   杰克惊呆了,连躲在草丛的另外三人也惊呆了,可奈布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他晕乎乎的爬向了离他不远的大树,一个葛优瘫瘫在了那里。
   杰克:怎么办,把媳妇挠瘫了,今晚上要跪榴莲的节奏啊!
  其他三人:不会吧!这对西皮要凉的感觉!
  丢掉内心的忐忑,杰克走向奈布,乖巧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般跪在他的旁边说到:“媳妇儿你别生气!等我把医生小姐找过来为你治疗!”
  说着杰克走到了离树不远的草丛,将早已被发现的艾米丽提起,当艾米丽治好奈布的伤后,奈布还是没有动,见奈布的反常其他两人也没稳住,都跑到奈布身边。
  杰克慌乱的摇着奈布说到:“媳妇儿你怎么了,你快起来溜我啊!”
  只见奈布绝望的说到:“溜nmb,劳资都溜了快十分钟了,一个电机都没开,朕要着你们这些队友有何用!昨天也是,今天也是!不管了劳资要加入拆迁队的伍!”
   原来奈布如此懒散是因为开电机的缘故,昨天开机慢原因是来了新人,某位机械白痴的橄榄球手威廉。
   今天的闺蜜三人组虽然完全没问题,但她们为了吃狗粮根本不打算修机子,所以奈布选择了放弃。
   当着在座的各位奈布立了flag:“我今天就是死,从医院的二楼跳下去也不会溜鬼了!”
  结果在第三天看着带有玫瑰手杖的杰克。
  奈布:“嘿嘿!公主抱真tm舒服!”
  和奈布组队的队友表示汗颜,嘛!谁说我们的佣兵先生不再溜鬼了,他只是闹了个小别扭而已。

王境泽:早知如此,四年前那口饭,劳资就不该吃。
   

当你用杰克看到一个喜欢拆椅子的佣兵其实你的内心是崩溃的。。。
杰克:你想拆椅子
奈布:我不想当机皇了我要当拆迁队
杰克默默将佣兵拖走
杰克:md宁愿放弃机子拆椅子也不溜我,我看你是欠艹

生病

又一个无聊产物,萌新上路
  
   庄园放假了,放假原因大概是求生者和监管者双方都有人生了病,要问不是有医生在吗?抱歉!这两个人的病是医生治不好的,而趁着放假时期我们的艾米丽小姐已经踏上治疗盲人海伦娜的路程。
   “放我出去,等我出去了我要把这庄园的椅子都拆光!”这是我们头号病人艾玛的声音,她因拆椅子上瘾而得了蛇精病。
    “女儿啊!你粑粑我把你关这里是让你冷静一下,拆椅子是病得治啊!”里奥心疼的劝到。
    “治过,没用!艾米丽都说了!还有那些人也真是,都说我是蛇精病,好啊!论蛇精我还没虚过谁,老爸你也别劝了,我意已决!”艾玛气到。
     艾米丽:治不好!溜了!溜了!
     里奥见女儿没救默默的离开了她的房间,据说那天晚上里奥喝掉了杰克珍藏的所有红酒,(我不会告诉你们这是小丑的主意)杰克也因此一病不起。
     要说我们二号病人自然就是杰克了,杰克的病因当然不是因为里奥偷喝了他的酒,而是.......
     在医生离开的前一天,杰克房间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杰克不安的问到。
     艾米丽摇摇头:“你这个病只有你心中所爱的人才能救。”
     看着艾米丽严肃的脸,杰克还想说什么却感到喉头一堵“咳咳!”鲜艳的花瓣从口中咳出。
     “唉!都过了这么久你们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杰克,不是我没提醒你,喜欢一个人,就要勇敢的说出来,暗恋是得不到回应的,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知道吗?”艾米丽一口气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做为一个资深腐女,对于这两个恋爱白痴很少着急。
     见杰克不说话,艾米丽无奈的叹着气,便离开了。
     杰克喜欢一个人,那个人是杰克最好的朋友,而且还是个求生者,他的名字叫奈布,一个退伍佣兵,因为某些原因参加了庄园游戏然后两人就相遇了,那时的杰克是享受猎物恐惧和哀嚎的冷血杀手,他习惯了孤独,直到奈布的出现。
     有些时候奈布和他很像,他们都不惧怕彼此,都爱享受在游戏中的刺激感,所谓不打不相识,两人的关系从猎人和猎物变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渐渐的杰克将奈布对他的关心和友好扭曲化,看到奈布受伤他的心会痛,很痛很痛,记得有一次奈布参加的游戏是小丑当屠夫,想到裘克下手不分轻重,他硬是不顾游戏规则,隐身在奈布身边直至游戏结束。
     气得小丑下手不是不下手也不是,左右为难,因此那场游戏奈布一次都没有受伤,而观看了整局的杰克也很高兴就差没哼小调了。
     他知道这不是朋友该有的感情,但现在的他已经离不开奈布了,一天没看见奈布他会着急,奈布受伤他会心疼,奈布高兴他也高兴,奈布伤心他会微微抱住听他倾诉,他承认那时的奈布像极了一只小猫,可怜无助,却想狠狠操他一把。
     杰克想自己是变了,变了许多,明明是个虚伪的人却在面对奈布时毫不犹豫的抛开一切,只因为了和他站在一起。
     可是上帝却给他下了一道难题,“花吐症”是暗恋的人在长期得不到对方回应而得的病,如果长时间不让对方得知自己的感情,那么......看着手中的花瓣和艾米丽临走时说的那句话,他默默将花瓣收起,这已经是第几片了,我还能再活多久。
     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杰克,我可以进来吗?”
     杰克轻笑:给我发朋友卡的小猫来了,既然如此。
    “请进”
     来者正是奈布,奈布是个不会流露感情的人,除了对杰克,看着杰克摘掉面具的苍白俊脸,奈布一个没忍住扑在了杰克身上。
     奈布的反常让杰克一惊,“我听艾米丽说你快死了!”
     杰克黑人问号·限定
     轻咳两声杰克摸摸奈布的头安慰到:“没那回事,只是个小病!”
    “杰克,你有喜欢的人吗?”
    “......”
    “回答我!”
    “如果我说有,你......”
    “我不许!”
    “!!!”
    看着杰克震惊的脸,奈布脸一红,别扭的继续说到:“反正我说不许就是不许!”
   “别以为那天我不知道,你在我身边站了很久,跟了很久。”
   “原来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因为我喜欢杰克,只要杰克在我身边我就会很安心,我怕把这些话说出来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说罢奈布还在杰克脸上小啄一口,啄完就有点后悔了,看着奈布爆红的脸,杰克的心像是吃了蜜一般满足,原来他们都爱着彼此,只是因为朋友都没捅破这层纸。
    一瞬的天旋地转奈布被杰克压在身下,嘴上正人君子说到:“小猫是你不听话的捅破了这层纸,你就要负责到底!”
    没等奈布反应过来,铺天盖地的吻就落了下来,从额头到眉骨再到唇,奈布被吻的呼吸急促一个换气杰克的舌就溜了进去,两人的舌相互纠缠,甚至还有一些津液从口中流出。
    最终两人还是不舍的结束了这个吻。
    看着奈布已经熟透的脸,杰克好笑的调侃到:“果然这接吻还是得多练练!”
   “去你的!”奈布轻拳打在杰克胸上,杰克还假装很痛苦的样子,逗得奈布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你的病......”
   “你放心,医生会治好的!”
   “嗯!”
   “时间不早了,你该回房间休息了!”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杰克对奈布说到。
   “可......”
    见奈布欲言又止,杰克开始调皮起来,他用那温柔滴得出水的声音问到“难不成你想生米煮成熟饭?我不介意哦!虽然我还生着病,但这不影响!”
    “你!你!你!别得寸进尺。”说着奈布迅速离开了,看着爱人落荒而逃的背影,杰克的笑容逐渐浮现,“花吐症”早在奈布承认对我的爱意时就已经好喽!谢谢你,奈布!还有,我爱你!对着逐渐远去的身影杰克毫不吝啬的抛了一个飞吻。
    另一边刚从集市回来的空军玛尔塔见佣兵红着脸从杰克房间跑出就知道艾米丽的注意奏效了,于是迅速回到自己房间把事情写在纸上并叫小夜莺连夜飞往海伦娜家。
    在得知两人终成眷属后,艾米丽和海伦娜皆是一笑,海伦娜轻轻摩挲着纸条:花吐症吗?真是个好故事啊!
    再回到庄园这边
    杰克的病是好了,可我们园丁小姐的病是真的无能为力,只有靠她自己自制了,虽然过程很是痛苦罢了,毕竟......手痒是真tm难以控制的啊!

   
    
    
     
    
     

变小了

新手第一次写文,超喜欢这对西皮啊!看到这么多太太产粮,我也手痒痒了起来,无聊产物,会有点水
  

   杰克变小了,对!你没听错,他从一个一米九的绅士腹黑攻变成了只有一米四的楚楚可怜受?这令才起床没多久的开膛手很是火大。
   当其他三人得知这件事后......
   厂长:(拿出一根棒棒糖,笑的一脸邪恶),“小朋友要做我女儿的男朋友吗?不用考虑了,来!叫爸爸!”
   杰克不想和你说话并赏了你个耳刮子
   小丑:“给他棒棒糖干嘛!他现在就一小学生,我早看他不顺眼了,现在欺负他,不怂!”
   杰克:“哦!是吗?”
   只见杰克纵身一跃,在小丑脸上划上了三条杠,使小丑原本滑稽的脸更加滑稽。
   小丑:“小朋友,想坐火箭回老家吗?别怕!叔叔送你!”
   说着小丑就要拿起自己的武器,却被鹿头给制止。
   小丑:“别怂啊!鹿头!这会儿正是好机会,你放开我,谁怂谁是儿子!”
    在三人争执的时候,我们的小学生,哦不!小杰克已经离开了那有着zz气息的地方。
     走在路上的杰克开始苦恼起来:完蛋了,今天我还要当监管者,这要是被我媳妇儿和其他几个人知道,那么我可以辞职了。
     他努力回想着昨天有做过什么,或是吃过什么东西,突然灵光一闪,“难道是那杯酒?”
     眼看调配马上要开始,杰克把脑回路收起迅速通过庄园调配,来到了准备室,俗话说,来什么,怕什么,躲在窗帘背后的杰克很快听到了熟悉的交谈声。
     “佣兵先生,早啊!”这是艾米丽的声音。
     “嗯!早”奈布点头回答。
      园丁也为拆椅子做好了工作。
      而空军则是擦拭着自己的信号枪,一言不发。
     杰克此时内心是崩溃的:怎么办!要是被那几个闷骚的腐女知道这件事!啊啊啊啊!何况我媳妇儿也在啊!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流失,情急之下,杰克只有装失忆了(你好,你的zz开膛手已上线!)
     这次的地点是圣心医院
     杰克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医院附近溜达,顺便寻找一下自己媳妇儿的影子。
     只不过这次他的步伐并不优雅,因为修长的美腿变成了小短腿,简直可以和那个电臀狗的腿相媲美了,无法只有一蹦一跳的。
     跳着跳着感觉自己上天了,才发现自己被抱起,杰克心中暗笑:是谁胆子这么大,敢抱我!
     指刀微微摩擦,正准备转身给那个人来个猫儿洗脸时却愣住了!
     “我艹,奈哥”
      本想叫媳妇儿,却因为迫于佣兵的气势叫了声奈哥。
      这下玩完,失忆也不能装了。
      看着一身西装面具脸的杰克,佣兵试探的叫了一声“杰克?”
      杰克虎躯一震,但并没有说话。
      将人放在地上,杰克一脸不安的看着佣兵逐渐发黑的脸,他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扯着佣兵的衣角。
      “奈布?”
       佣兵没反应,似乎在头脑风暴
      “小甜心?”
      “亲爱的?”
       叫了几声还是没反应,这可把杰克急坏了,他不停的在原地打转。
       怎么办?媳妇儿脑袋坏掉了!对了,医生不是在这儿吗?去找她,对!把她找来媳妇儿就有救了。
       但是,这医院这么大,我上哪去找啊!小杰克一时无力的坐在地上。
       我知道反派变小后武力会削弱,但把智力也一顿狂削的这还是我见过的头一回,大哥,你不是有聆听吗?就在右上角啊!即使听了也不一定能找到人,但至少还有一丝希望啊!
       好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园丁小姐发现事情的不对劲,她匆忙的跑到佣兵身边,对他说到:“椅子都被我拆到只剩vip室里面的了,为什么不见监管者的身影?奈布,你有听到我说话吗?奈布?”
       见奈布眼中带有一丝迷茫,园丁一言不合就开始打耳刮子,“奈布你清醒一点!”
        “咦!吾兹小姐!”
        “太好了,你终于清醒了,刚才问你话呢!怎么不见监管者?”
        “监管者?”说着奈布又再一次把杰克抱起。
        “你是说他吗?”
        看着佣兵手中有点眼熟的装扮,园丁两眼一黑,抽了过去。
         几分钟后四名逃生者和一名监管者围在了一起,声明一下,这并不是在打麻将而是.......
         只见杰克一脸嫌弃的打开那几个闷骚不听话的手,碰什么碰,我只准媳妇儿碰我!
         感受到来自监管者的威压,其他几人停了手。
         “艾米丽小姐,我想问一下,杰克大概多久才能恢复?”佣兵怀中抱着杰克问到。
         “杰克之前不是说了吗?他喝了被下了药的红酒才变成这样的,有时药效的时间也是要通过剂量来衡量的,我虽不知道是哪种药物,但看情况他只喝了一杯来说,大概三四天就能恢复了吧!”
          听完艾米丽回答杰克没什么事后,奈布叹了一口气,见自家媳妇儿这么关心自己,杰克很是感动,他环上了奈布的脖子,使劲的蹭个不听。
          奈布一下子从脚红到耳根。
          其他几人见到奈布可爱的样子纷纷笑了起来,连一直没说话的空军也没忍住。
          “其实这样也不错!”
           听奈布这么一说,众人皆是一愣。
          “那就是说我可以反攻了!”
           杰克:what happen?
           眼看时间不能再耗下去,等众人把所有密码机解开后,临走时医生拍拍奈布肩膀,并用一种兄dei反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反攻的眼神告诫他 。
           奈布怎么可能会领悟到这点,既然杰克变成了矮挫,正是反攻的好机会,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最后这件事在杰克恢复后以奈布三天下不了床为告终,并且也给了其他三个屠夫听墙根的机会。
          

    

    

私设画了一副不是骷髅的玫瑰公爵
我们的公爵今天也是如此可爱,他想把自己的爱献给最喜欢的人
杰克:亲爱的,送你发发(๑•ั็ω•็ั๑)
佣兵:.......(默默的接下发)
佣兵:溜了,溜了
拿完花就跑,真刺激
杰克:亲爱的别走啊!
嘴上说着别跑,脚却不由自主的追了上去
杰克:今天亲爱的还是这么的欠日
其他人:我们以后还是别参加这个游戏了

刚匹配了一把,对方先是选择了佣兵,但思考了一会儿又换成园丁,看到时间也快到了,对方还是换成了佣兵,结局是我把所以人淘汰了(也包括他),我怕不是要跪搓衣板,都是原谅绿相煎何太急😂😂

论皮肤的重要性😂😂😂

手残系列之一个玩烂的梗,口不对心的鼬哥表示脸有点痛😂😂

半夜手残系列
一个神奇的脑洞,关于白色情人节那天送s忍体验卡,为了佐助我果断的选择了须佐鼬,然后用他上段见到了对面的晓鼬,于是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晓鼬:对面那位兄dei我没猜错的话是体验忍吧!欧豆豆也在啊!

须佐鼬:瞧不起体验忍,体验忍吃你家饭了?还有你一直看着我家佐助干什么?

发呆中的疾佐:两个哥哥,我该选谁?在线等,急!

准备第三出场的蝎表示:这局我知道,弟控赢了,还有md两zz都怼了一分钟,还打不打?

好滴我的演讲完毕,因为手机上画漫画是真没办法打字,如果有看不清楚或看不懂的可以参考一下上面,我可以坐下了吗?😂😂